关于詹姆斯·比恩(James Bean)的《索米吉·玛哈拉吉(Soamiji Maharaj)的遗失信,论文和文章的一些思考》

显然,Soamiji收集的信件,论文和其他材料的某些内容似乎极大地困扰了Chachaji,似乎其中包含的信息可能会导致某些人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事物,从而形成与官方不符的观点。关于Soamiji的生活和教义的叙述。 人们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而不是“认真”对待信息,也就是说,坚持“正确”的理解。 他不希望这些文件落入那些人的手中,也不会在那些日子或将来被任何人看到,因此他通过将文件扔向Soamiji在Soami Bagh的井中而销毁了所有文件。 这个案例使我想起了早期基督教的历史,正教故意破坏了耶稣的话语和其他材料的收藏,以防止人们偏离教会的官方教义,这是一个防止异端的政策。

“听到他的声音,拉拉·托塔·拉姆发出尖叫声,说:“哦,查恰吉·萨希卜,你做了什么?” Chachaji Saheb回答说:“兄弟,我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 没有人知道这些珍贵的东西会落在谁的手中,以及是否会受到适当的保护而无法保存。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宁愿将它们放在Soamiji Maharaj本人所成圣的井中。”

阿格拉的Soamiji和勒克瑙的Girdhari Sahib之间很可能会有往来信件。 换句话说,其中一些信件的年代可能早于1860年或1861年。 我相信他们会提供很多信息! 与Girdhari Sahib或Tulsi Sahib的任何往来,在哈斯拉斯,勒克瑙的任何地方的骚动,或与Soamiji自己的同修的任何往来(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被彻底删除。

“……他把自己写的许多索阿米吉·玛哈拉杰的信,他的其他论文以及他使用的许多文章捆成一捆,丢到了索阿米·巴格的井里……”

Chachaji确实错过了一封信:Soamiji给他的弟弟Rai Bindraban Saheb的一封短信。

“拉拉·塔塔·拉姆(Lala Tota Ram)要求查恰吉·萨希卜(Chachaji Saheb)交给他任何Soamiji Maharaj笔迹中的信件或文件,或查Cha吉·萨希卜(Chachaji Saheb)可能仍然拥有的任何他使用的物品,以便可以将它们作为遗物保存在萨尚(Satsang)中。 Chachaji Saheb的答复是他再也没有这种东西了。 但是他答应进行搜索,如果他能找到任何东西,他会将其交给Lala Tota Ram。 此后的四到六个月,Chachaji Saheb带来了Soamiji Maharaj写给Rai Bindraban Saheb的一封信,并将其交给了Lala Tota Ram,说:“来吧。 我可以追溯到你的运气。

还有其他五封来自索阿米吉(Soamiji)的信件尚存:所有写给胡祖尔·马哈拉杰(Rai Saligram)的信件。 可以在《胡祖尔·玛哈拉吉传》中找到这些内容,以及胡祖尔写给Soamiji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