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中的荣誉

约翰·凯利(John Kelly)将内战描述为因“妥协”失败而引发的内战。 他还告诫不要将现代道德标准应用于历史事件(“非常非常危险”),并主张这种应用表明“缺乏对历史的欣赏”。他是完全错误的。 一直到殖民时代,许多美国人认识到每个人固有的尊严,并知道这种尊严需要得到保护,促进和保障。 当时和现在要采取的光荣路线是为争取所有黑人和白人的权利而斗争。 1700年,马萨诸塞州纽伯里的塞缪尔·塞沃尔(Samuel Sewall)法官发表了第一个反奴隶制《约瑟夫的卖淫》,其中宣称“这些埃塞俄比亚人像第一个亚当一样黑人,是最后一个ADAM的弟兄和姊妹,以及后代”神的 他们受到尊重的尊重对待。”

在革命战争之前,律师约翰·洛厄尔(John Lowell)代表被奴役的黑人提起“自由诉讼”。 洛厄尔在马萨诸塞州的陪审团中获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诉讼,他争辩说:“法律的戒律是福音的黄金法则,是我们不应该卖掉我们的弟兄,而我们应该这样做。” 正如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所指出的那样:“我从不知道有一个陪审团来裁定黑人是奴隶。 洛厄尔与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殖民者同胞一起,负责为新州撰写宪法,他确保将保证所有人(包括黑人和白人)自由的语言包括在内。 他们未能在联邦宪法中确保这种用语,将困扰该国未来73年。

内战是为奴役而战。 在1860年大选之前,詹姆斯·罗素·洛厄尔(James Russell Lowell)在《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上写道 “奴隶制的利益一直在逐步发展,在让步之后实行让步,直到在该国的政治至高无上永久地需要奴隶制的时候。 满足其最新需求-让它塑造领土的邪恶命运-而事情在回想起之前就完成了。 下一次总统选举将说“是或否”。对奴隶制是或否。随着林肯大选,南部各州知道选民投票赞成废除奴隶制。 南部各州不再面对奴隶制的终结,而是一一撤离美国。

1861年4月12日,当同盟军向萨姆特堡开火时,联盟与同盟之间的战斗开始了,这引发了州与州之间长达四年多的残酷血腥战斗。 北方的年轻人毫无保留地参加了战斗,确信结束奴隶制的斗争是光荣的道路。 正如威廉·洛厄尔·普特南(William Lowell Putnam)在1861年10月从他在马里兰州的营地给母亲的信中说的那样:“上帝赐予……彻底摧毁这一(奴隶制)诅咒的每一个痕迹……人类从来没有在比我们更好的事业上拔过剑。”

到月底,洛厄尔(Lowell)死了,在Ball’s Bluff战役中丧生。 他的洛厄尔表弟中有另外五个死于为结束奴隶制而战。 所有年轻人,从小都是废奴主义者,并有成百上千的朋友和同学加入,其唯一目的是结束美国的奴隶制。

查理·罗素(Charlie Russell)的密友罗伯特·古德·肖(Robert Gould Shaw)领导了由黑人士兵组成的第54营。 肖与其他八百名联邦士兵一起在瓦格纳堡(Fort Wagner)战役中丧生,瓦格纳堡的尸体和在其下服役的黑人尸体被扔进一个共同的坟墓。 同盟国打算将大规模葬礼视为在战斗中阵亡的白人军官的堕落。 但正如罗伯特(Robert)的父亲弗兰克·肖(Frank Shaw)所言,与黑人并肩作战是一种荣幸。 肖要求54岁的黑人和白人在死亡和生活上平等,应不受干扰地躺在群众坟墓中,并为纪念和牺牲而永远参加。

约翰·凯利(John Kelly)赞扬内战中遵循“良心”原则的“内战两边的男女”,并认为邦联将军罗伯特·李(Robert E. Lee)是“可敬的人”。凯利经常谈论关于荣誉和通过时间的镜头了解历史。 但是,“荣誉”那时就很清楚,现在也很清楚:真正的荣誉属于那些超越自己的需要和利益去尽一切努力确保所有黑人和白人的自由,尊严和安全的人。